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1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名模的绯闻 > 章节目录 第九章
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 一秒记住:18小说网m.18xsw.cc 烽火中文小说网wap站:m.fhzwxs.com]m.iqxsw.cc m.15zww.com m.19zww.com     悦卜群惊讶地望著门外的梅艳波,一时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想找你谈谈,现在方便吗?”她朝他露出诱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不置一词地让出位置,她则大方地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今天她的穿著特别引人逦想,一件连身低胸黑色雪纱,足蹬高跟凉鞋,更令他诧异的是,她尖挺的蓓蕾明显地印在雪纺纱上方,浑圆丰满的双乳在走动时,若隐若现地晃动著,至于那头长发则披在背后,甩动成诱人的波浪,存心挑战悦卜群的视觉感官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逃逗,悦卜群有点莫名的躁动与不明的愤怒。

    她却像没事的人,看著一屋子自己的照片,故作惊讶状地赞叹:“拍得真好!”她的态度彷佛照片中的人不是自己,她仅是对他的摄影技巧表示赞赏。

    他不作声,但却显得有些浮躁,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为我拍写真集。”她说得轻描淡写,彷佛她经常拍这种清凉照似的,其实,她最大的尺度也不过是拍拍胸罩广告。

    悦卜群闻言后,登时瞪大了眼,恼怒她的不自爱,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摄影师啊!”她故作无知状。

    “你请吧!”他立刻拉开门,请她走人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求你。”她刻意以性戚的声音哀求道,并若有似无地抚著低襟的胸口,“这里怎么会有蚊子,好痒!”

    他砰一声用力关上门,“这里没有蚊子,只有一只花枝招展的浪蝶!”

    虽然气她的搔首弄姿,但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,竟然该死地受到她的引诱,而超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管我在你眼中是什么,我来只是想求你,为我拍一次个人的写真集,因为,我要退出模特儿界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难以捉摸的男人,可是她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未来。提出拍摄个人写真集的请求,除了希望能够留下一个美好的纪念、多一些和他相处的机会外,她也希望……将自己献给他,让这次经历成为永恒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退出模特儿界!?你……要嫁人了?”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颗心仿佛被滚烫的水,自头至尾地淋了一遍,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——痛!

    梅艳波看到悦卜群听到自己要退出模特儿界时,表情突然大变。

    这代表什么?他是否也像她爱他一般,深爱著她?

    想起了和吟钤的对话,她想测试他能为她让步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撇撇嘴,故意不说出真相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另请高明。”他狠下心拒绝。

    经过合作后,他了解自己极不愿意她美丽的胴体为其他男人所见,但她既然要嫁给他人,他可没有必要瞠这淌浑水。

    混合著嫉妒与怒气,他真想撕掉眼前所有她的照片,但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用力地握紧拳头,深怕因冲动而毁了他有生以来,首次也将是最后一次拍摄人物的最佳作品。

    他知道除了她,他不会再拍其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,我希望是你。”她向他靠近、并以手指轻轻地抚著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立刻拉下她的手,“你在玩火!”

    “求你。”她踮高脚,朱唇更加靠近他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心也在狂跳,因为每次诱人的广告镜头都是虚应作态,而这次却是真正的上场。

    她将他的双臂拉向自己的腰间,“我只想让你一个人瞧我的身体,不!是以你的技术为我的青春作记录。”她感到心跳如鼓,咚咚作响,却强迫自己不可退却。

    “你在利用我?”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。”她主动贴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他怒咒之后,一把将她压向墙边,用力吸吮著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她喘著气接受他的热吻,还趁著空档直追问:“答应我,拍我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。”他继续吻著她丰沛的嫩唇,那充满诱惑、邀请的香气与胴体,就像块吸盘,牢牢地吸住他欲罢不能的欲望。

    高耸的双峰隔著雪纺纱摩蹭著他的胸肌,同时刺激他的感官,他旋即将她的拉链拉下——

    冷冷的风立刻袭上她古铜色的双峰,高挺而丰满的蓓蕾如野地的玫瑰般诱惑著他。

    悦卜群再也不顾一切地一口含下——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她惊讶地低吟,双腿显得无力。“答应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作声,双手加入**的行列,一路往下滑,吻也一一落下,最后,他索性将她抱至床榻之上,褪下她所有蔽体衣物,也扯下自己的衣裤。

    袒裎相见的那一刻,她涨红了脸,立即害羞地闭上双目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他在问什么,但担心他可能为接下来的事犹疑,于是用力将他拉近自己。

    见她丝毫没有一丝抗拒,他身子一俯,滑入了她的身体里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她吃痛地惊叫。

    他立即停住,不可置信地望著她,“你是……你是处女?”

    她的额头渗满了汗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是低下头,温柔地吻著她,有怜爱、有珍惜,有太多他自己也理不清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阿拉伯有句知名箴言是这么说的——眼见的不一定是事实。她是外人眼中是非、花边不断的绯闻制造机,一经采探,他才讶然发觉她竟然是朵纯净百合……不,是株少见的沙漠玫瑰!

    他一直吻著她,直到她完全放松,才再次冲刺,直至双方攀至高峰。

    www.xiting.orgwww.xiting.orgwww.xiting.org

    已是凌晨三点,悦卜群低头看著以被单裹著身体的梅艳波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激情过后,他便一直安静地想著他和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来这里,只是要求他为她拍写真集、为她的青春作见证,然后准备拍拍**嫁人去,可是,既然要嫁人,又为何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他?

    难道她不担心她的另一半因她的不纯洁,而鄙视她,甚至糟蹋她?

    他不懂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,但,经过方才的缠绵后,他岂能容忍她下嫁给别的男人?

    他非常明白,若是他强绑她回约旦,她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,她恨透了回教世界对女人的不公平,一如当年的他,因此,就算他将她强制带走,她也会如他母亲当年一样,抑郁而终。

    即使她是沙漠玫瑰,也经不起一再的曝晒与寒冻,除非她生在绿洲之上,才有生存的空间与机会。

    他该放开她的,偏偏,他就是无法忍受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对她的占有欲完全超过自己想像,就如红蚂蚁一直啃食著他的心扉,疼痛难挡。

    他到底该怎么做?

    忽然,他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午夜三点会有什么人打电话来?看了上方的号码,他毫不犹豫地按下通话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,国王陛下的情况很糟,我怕他撑不过一个星期。”席·帕卡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来。

    他望著半luo的梅艳波,又看著窗外漆黑的天空,缓缓往阳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、王子殿下……”席·帕卡为了再次确认他在听电话,连声呼唤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否可以提前赶回来?”

    他仍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毕竟是您的祖父,这里也是您的家园,我从您的作品中,看出你仍然爱这块生你、育你的土地。”席·帕卡试图动之以情。

    悦卜群暗喟了声,“给我三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王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做的,不是吗?”他苦笑道。

    收线后,他重新折回床边,梅艳波身上的被子下滑了一些,春色再现,

    他不假思索地褪下睡袍,拉开她蔽体的被单,以自己luo裎的体魄,覆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眼缓缓张开,先是惊讶,继而微笑,像只慵懒的猫咪,躲进他的胸膛,喃喃低语:“好好再爱我一次吧!”

    闻言,他有些愠怒。她只当他是个**的对象,而不是个可以委身的男人吗?

    夹著妒怒之火,他激狂地在她的身上烙下一个个印记,而她也配合著他全力的吮吻与需索,吟哦著……

    流著泪,她一再接受他的冲击,他的汗水滴在她的脸、她的双峰,她放开自我,接受这对她重要的一课,直到双双达到高峰,完全释放为止。

    稍稍平复呼息后,她再次试探:“你会为我拍写真集吧?”

    只要他点头,他们相处的时间就会更多,她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得到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作不为什么?”她依然把玩著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不为‘有夫之妇’拍写真集。”他恼怒地扯下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是别人的妻子呢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他怔了下,直勾勾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会吗?”她再次逼近,心绪仍沉浸在刚刚的欢愉中,完全察觉不到悦卜群已然变色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退出摄影界了。”他拐著弯拒绝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只是让我留念也不行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他不语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拍你。”她顽皮的一个大转身,抽出自己事先备妥的相机,飞快地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他小人地以为她想以他的luo照威胁他。

    “作个纪念嘛!还是你想和我一起拍?”她笑吟吟地说著,忽略了悦卜群越来越阴沉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他大声地喊道,并起身去抢相机。

    悦卜群不悦的口气,让梅艳波心头一惊,她拿著相机急急地躲进浴室,在里面吼道:“我不会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该死!你给我开门!”他用力槌著门。

    “不开!”

    悦卜群的动作越来激烈,她的心跳如失序的擂鼓声,越击越慌。

    她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变脸,而那仿佛要毁灭一切的惊爆力,让她直觉必须将这卷底片藏好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可恶的女人,我再说一遍,把门打开!”他怒吼道,这下子更相信她这么做是别有用心的。

    他真是看错了人,也放错了感情!

    梅艳波越想越害怕,不知该将这卷底片藏在哪里才好。就在这时,她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好地方,立刻将那小小的底片塞进那里,然后再将一切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浴室的门被撞了开来,她吓了一跳,节节往后退。

    他的怒颜已如火烧,“拿来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她昂起头,坚决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该被吊死的女人!”他撂下狠话,“如果你敢将它公布,我会以席·悦卜之名,让你永无宁日。”

    梅艳波的心强烈地颤抖了下,她终于见识到这男人如沙漠风暴般的性子。

    突然,他一把将她强拉了出来,压在床榻之上,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把底片拿出来,否则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她停顿了一会儿,不知他会以何种方式惩治自己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!”他冷声吼道。

    她用力吸了口气,决定赌上一把。“不!”

    他气得爬起来,抓起自己的相机,朝她luo裎的娇躯按下快门,一张又一张,隐约中,他捕捉到她眼眶中的泪水,突生不忍,旋即放下相机,但仍冰冷放话:“这叫礼尚往来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逼回泪水。看来,她搞砸了一切!

    拍摄他,只是因为她想拥有一张他的照片,一张能让她永远记得这甜美时刻的照片,但是,他却误解了她的意图。

    看来,她真的对他认识不深,或者该说,她对自己太有自信了。

    这局赌注,她是全盘皆输了!

    在他心中,他永远都是约旦王子,而她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女人、附属于男人的女人、卑劣的绋闻制造机!

    但,即使如此,她仍是深爱著他……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她缓缓穿起衣衫,故作不在乎地说:“谢谢你的合作,我想,我会记住你一阵子的。”

    砰地一声重响,悦卜群用力扫掉桌面上的所有东西,震怒的程度令人难以想像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上一下厕所吗?”她故作镇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不语。

    她于是从容走进厕所,将先前藏放的底片装进自己的皮包内,并以口红在镜子上面写了几行字。

    再次走出浴室时,她故意问道:“我要走了,你要查一下我的皮包吗?”

    “滚!”他大吼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转过头快步往外走,压抑的眼泪,终于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门扉合上的同时,悦卜群用力将他最宝贝的照相机往墙上一砸——

    匡啷!相机摔了个粉碎,他的心也在这时完全解体。

    他砸了相机,只因为他根本不想伤害她!

    他的心在这个时刻,格外的清明,无法否认,他爱这个女人!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如沙漠玫瑰般的女子!

    打开手机,他拨下席·帕卡的专线,“我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这里已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事物了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席·帕卡听出他沮丧声调下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你是先知,应该猜得到。”他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随您回沙漠,对吗?”席,帕卡冷静地问著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他刻意闪躲道。

    “您还是多留三天整理行李吧!我刚刚得到最新消息,国王的病况有好转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没有行李,相机也已经砸了。”他泄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更需要时间清理。”席·帕卡一语双关地暗示。

    他气愤地合上手机,往浴室走去,抬眼一望,就看见镜面上以口红书写的字句——

    悦卜群:

    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悦卜群,而非席,悦卜,这样想,我的心会自由些。

    你一定恨我刚才的“恶行”吧?我不想解释我这么做的原因,但是他日我会给你一个答案,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如果你不是王子殿下,那么,你会和一个绯闻制造机在一起吗?如果我不退出模特儿界,你是否会来迁就我?

    别了!

    波

    他看著她的留言,终于明白席·帕卡刚才要他再多留三天是为了什么,他早就知道他和梅艳波不会就这么了结!

    再次折回房间,他拿出父亲当年送给他的第一台相机,将梅艳波留给他的字迹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女人走进过他的生命,梅艳波是第一个打动他,也为他所深爱的。

    他要去找回她!

    穿好衣裤,他又拨了通电话给席·帕卡,“我会在三天后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您。”

    收线后,他便驱车赶往梅艳波母亲的家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母亲说梅艳波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他又拨了电话到彼得·莱恩那里,他也说不知她的去向;打电话给白奕夫夫妻,白奕夫也表示根本不知道梅艳波的去向,但话没说完,电话便被黑吟钤抢了过去——

    “悦先生,你爱她吗?”

    他不语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爱不足以让她克服回教世界对女人的不平等待遇,她是很难走近你,尽避她非常的爱你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她爱我?”他著实吃惊。

    “她去找你之前,曾和我长谈过你们俩的事,所以我非常肯定,她爱你的程度,超乎你的想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还是选择离开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希望获得你公平的对待,她希望为一个男人奉献的时候,仍保有自我。你给她平等的感受吗?我不客气的说,一定没有,否则她不会离去,也不会关了手机,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她。”她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白夫人。这两天我就要回去约旦,我会请人转封信给你,如果你有机会遇见艳波,请告诉她,我会为了我跟她而努力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知道了,艳波的付出没有白费。愿阿拉真主祝福你们。”黑吟钤虔诚地祝福道。  www.7biquge.net 7笔趣阁 阿甘小说网m.iagxs.com ,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www.ifhxsw.com 烽火中文小说网 手机版 m.fhzwxs.com] www.i33xs.com www.i55xs.com [记住我们: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