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1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> 章节目录 第2章 第二章
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 一秒记住:阿甘小说网m.agxs.org 快手极速版邀请码【915072445】抖音极速版邀请码【890832239】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【1439505938】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【278356902】趣头条邀请码【A1115076095】番茄小说邀请码【7500487581】刷宝邀请码【RT3UK6】微鲤看看邀请码【76116558】快看点邀请码【B4Ck7S】中青看点邀请码【49024486】     罪臣伏法,当街问斩。

    囚车绕到菜市口,已至午时二刻。

    菜市口人头挤挤挨挨,一早就开始热闹,过了午时,已支起了几个茶摊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抢上几步,赶在兵士前,伸手扶住车辕。

    云琅扫一眼那几个兵士手中的杀威棒,低头笑笑,不以为意,带了枷锁走下囚车。

    驻守北疆的是朔方军,沿革了几朝的悍勇铁骑,有名的军纪森严法令如山,军令既出莫敢不从。

    少将军下了明令,谁都不准来法场。那些军中莽汉无法无天、敢奔袭千里潜入京城劫囚,可纵然给他们十个胆子,也决不敢靠近法场哪怕半步。

    云琅向人群里大致一扫,正要上法场,被御史中丞按捺不住拦下:“少侯爷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朝他囫囵抱拳:“酒真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定定望着他,张了下嘴,没能出声。

    云琅自觉不是挑事的人,想了想,诚恳奉告:“大理寺送的是假酒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:“……”

    法场是临时搭的,难免草率,阶下还是一片杂草砖石,刮着囚衣格外粗粝单薄的布料。

    云琅振落牵衣蓬草,举步踏上石阶。

    台上人高高坐着,眼皮也不抬:“犯臣何人,犯下何罪?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尚未及开口,高继勋已上前一步,抱拳俯身:“回老太师,犯臣是云府余孽云琅,犯得是抄家灭族的滔天大罪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晚他一步,怒目而视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中丞接手云府一案,熟读文书卷宗,莫非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高继勋侧头看他,冷冷笑道:“以为我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胸口起伏几次,扫过台下指指点点观斩人群,没再说话,向后退开半步。

    午时二刻,太阳正是刺眼的时候。云琅眯了下眼睛,抬头往台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监斩的是当朝国丈、太师庞甘。

    三朝老臣,头发胡子都白透了,拄着御赐的龙头拐,颤巍巍路都走不稳。整个人倒还老而弥坚地捧着诏书,念得抑扬顿挫:“天生民,而立之以君。夫君者,奉天养民者也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向来对这些之乎者也颇感头痛,找准根木柱,跪坐下来靠着,闭目养了阵神。

    太阳当头,既无云又无风,哪怕是冬日,跪听圣旨也有几分苦晒。

    不少人恭敬伏地,跪得难熬,也已偷偷换了好几次腿。

    庞甘不紧不慢念了一炷香,终于念到最后:“圣上继位,感天承运,奉先帝之遗诏大赦天下……然,谋反大逆、罪大恶极者,皆不在此列!”

    不少人被慑了一跳,本能抬头。

    “云府之罪,罪无可恕!”庞甘放下圣旨,沉声道:“云琅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云琅起身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府抄斩满门、夷九族,是五年前的旧事。

    佑和二十七年,先帝尚且在位。上元节当晚,宿卫禁军宫变,杀校夺兵,直逼寝宫。

    这是本朝最惨烈的宫变。先帝抱剑亲守宫门,先皇后舍命护驾,宫人削发死战,殿前司赶来时,血已染红了白玉石阶。

    宫变震动朝野,六皇子奉皇命,将八万禁军筛子一样过了一遍,凡是有些含糊可疑的,一律下狱彻查。

    人太多,连御史台带大理寺的牢狱都被塞满了,刑场的铡刀也砍得卷了刃。

    年头过得不久,人们还都记得清楚。京城里稍年长些的,都能历历数出那时的弥天血气。

    当时的禁军统领,正是端王。

    禁军哗变,端王难辞其咎,也被下狱彻查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没能料到,不等案子彻底查清楚,到第三日,端王就无故暴毙在了天牢之中。

    端王妃闻讯,只身携剑入京,闯宫自尽。

    圣上震怒,令六皇子雷厉风行彻查始末。才查出来了竟是镇远侯意图谋逆、又借机灭口,意图尽数将哗变罪行栽赃端王。

    如此滔天大罪,镇远侯府一朝倾覆,满门抄斩,也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“罪有应得,你却公然逃罪乱法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庞甘居高临下,厉声:“你可伏罪?”

    云琅点头:“伏。”

    他答得太过痛快,庞甘凝起的气势无处着落,虚晃一着,视线落在云琅身上。

    四周愈静。

    庞甘语气愈沉了几分:“隐匿之后,你逃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云琅想也不想:“天大地大,四海为家。”

    庞甘追问:“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琅笑笑:“亡命之徒,自然是逃命。”

    庞甘紧迫不舍:“何人助你脱身?”

    “众叛亲离。”云琅叹道,“孤家寡人。”

    案问到此处,便再问不下去。

    庞甘仍不甘心,拄着拐杖缓步上前,欺身低声:“云琅,你如今已命悬一线,该说些什么,心中总该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笑一笑,在刑台前盘膝坐定。

    庞甘看着他。

    五年前一场变故,整个京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全城戒严,禁军里三层外三层把京城包了个结实,云琅逃出城,不可能无人相助。

    庞甘一心要追出同党,一并问罪论处。却不想这宫中养尊处优、钟鸣鼎食骄纵出来的少年纨绔,到了生死之际,嘴竟仍紧得半个字也撬不出。

    庞甘再要说话,一旁监斩官低声道:“大人,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庞甘脸色沉了沉,拂袖回了高台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再忍不住,急道:“少侯爷!”

    他站得离刑台近,声音压得虽低,云琅却听见了,跟着回身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脸色涨红,牢牢盯着他。

    云琅被他盯了半个月,一阵头疼,下意识保证:“我不越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侯爷那时说得什么?!”御史中丞有官阶,不被禁军阻拦,激切哑声道,“万全之策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失笑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御史中丞背后忽然腾起寒意,整个人怔怔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云琅被侍卫司暗卫拿获,押进御史台,就已不能再逃。

    圣上与端王兄弟情深,对镇远侯府余孽从未放松。朝中已有云琅逃往北疆的流言,再逃下去,流言早晚要变成怀疑。

    北疆苦寒,将士爬冰卧雪死守燕云朔方,粮草是命。

    半点经不起动荡。

    黑衣人劫囚时,御史中丞听云琅说法,以为云琅当真心中有数,还多少松了口气。这一刻,御史中丞却忽然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云琅从没想过什么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云琅现身被擒,是来赴死的。

    “老太师。”监斩官低声禀道:“时辰已至,监斩大臣只剩琰王告病未到。”

    庞甘神色冷峻:“开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不妥?”监斩官犹豫,“琰王毕竟奉命监斩,可要派人去请一请?”

    “不是告病么?”

    庞甘没能从云琅口中逼出同党,正连恼带怒,冷然嗤道:“真当皇上处处护着他?有了今天没明天的短命小儿,来看监斩,再叫血气冲撞了,一不小心一命归西,是谁之过?”

    监斩官稍一迟疑,硬着头皮道:“可是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如今忙着处理北疆之事,早已不胜其扰!”庞甘厉声,“我等为臣,岂不正该替君分忧!”

    监斩官额头尽是冷汗,不敢再开口,称是后退。

    云琅原本阖眸盘膝静坐着,不知听见哪一句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琰王萧朔?”侍御史在刑台下,悄声问老文吏,“可是端王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老文吏沉声:“噤声。”

    侍御史脸色也跟着变了变,低下头闭紧了嘴。

    人群原本议论纷纷,听清台上声音,一瞬竟也静了静。

    有人探头探脑看了看:“这琰王什么来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!”一人急声打断,“被琰王府上人听见了,要割舌头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愕然:“天子脚下,如何竟容得下这般残暴行径?”

    “新近来京城的吧?”

    有老者离禁军卫士远些,低声叹息:“当年乱得很,先帝只说要把端王下狱,没成想奸人作梗,竟害得端王一家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“先帝痛悔,彻查后,就让端王的小儿子把爵位给袭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因为端王幼子那时尚且年少,先帝不想他伤心,便下旨将封号也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赐下的封号,正是琰字。”

    “因着这一层,先帝和今上都对他格外宽容。”

    老者拍拍那人,悄声道:“琰王冷酷残暴,没什么做不出来的,咱们京城私下里都叫他活阎王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一人点头附和:“他割了你的舌头,也不会有半点事,最多闭门思过几日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半惊半疑,脸色也跟着白下来,牢牢闭上嘴。

    “虽说凶险,但那阎王府大门常年不开,说是抱病闭门谢客。”

    有人悄声道:“这两年连他们府上的人也见的少了,倒是松快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告病了?”又有人道:“听说是父母族人死得太惨,留他一个,哀思过度,说不定这两年真是病得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氏余孽。”庞甘看向刑台,“谋逆作乱、残害忠良,满门抄斩,并脱逃之罪,今认罪伏法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出声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庞甘脸色骤沉,又当他临死吓得改了念头,打算供出别人来保命,压着脾气等他说。

    云琅好奇:“你们说的那位琰王,便不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庞甘怒火冲顶,厉声叱道,“来与不来,与你何干!?”

    已经看出云琅打定了主意不配合,庞甘再不由他打岔,寒声道:“开斩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:“与我有干。”

    他嗓音清冽明朗,压着庞甘苍老浑浊的嗓音,吐字格外清晰笃定。

    庞甘脸几乎气成了猪肝色,死死瞪着他。

    云琅被人按着,躺在铡刀底下,神色诚恳:“此事说来话长,尚得慢慢理顺。老太师若有闲暇,还请饮一杯凉茶败败心火,寻个僻静之处坐稳当,屏退闲杂人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公子。”监斩官小心打断,“时辰紧迫,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云琅:“我怀了琰王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s:

    ,  www.7biquge.net 7笔趣阁 阿甘小说网m.agxs.org,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[记住我们: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