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1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> 章节目录 第16章 第十六章

第16章 第十六章

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 一秒记住:阿甘小说网m.agxs.org 快手极速版邀请码【915072445】抖音极速版邀请码【890832239】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【1439505938】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【278356902】趣头条邀请码【A1115076095】番茄小说邀请码【7500487581】刷宝邀请码【RT3UK6】微鲤看看邀请码【76116558】快看点邀请码【B4Ck7S】中青看点邀请码【49024486】     王府,独门小院。

    云琅打发刀疤出了趟门,找到御史中丞,悄悄弄回来了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有些过于多了,林林总总,装了整整三只楠木箱子。

    云琅披了件衣裳,坐在床榻上,看着摞起来比床榻还高了不少的木头箱子,心情有些复杂:“怎么把这些全弄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抱着不方便。”刀疤如实回禀:“两人一组,抬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云琅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想问的倒不是这个,琢磨半晌,实在想不明白:“琰王府没有哪怕一个人……拦你们一程吗?”

    “这箱子都能装人了吧?”云琅比划了下,“要是我偷着运进来杀手刺客呢?要是我趁机运进来些税收官银,诬陷端王贪墨呢?”

    云琅想不通,让亲兵扶着起身,抚着半人高的大木箱:“要是我忽然想弄点鞭炮,送萧小王爷上天呢?”

    刀疤不曾考虑到这一层,愣愣想了想,看着神色分明很是跃跃欲试的少将军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划掉。”云琅也只是想一想过瘾,轻叹口气,“不是叫你们真弄鞭炮。”

    刀疤摸出匕首,在随身备忘木牌上划了这一条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云琅坐回去,咳了两声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回信说得清楚,云琅心里大致有数,这三个箱子少说有两个半都是御史台帮忙誊抄的、这些年各层御史言官弹劾琰王的奏折副本。

    乍一看,倒真有些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几年情势紧迫,云琅都在离京城一两千里的地方颠沛,能关注到不准琰王吃御米已是极限。

    不曾想到,竟疏忽了这一层。

    “既然旁人都这么说,琰王这些年行事,只怕也确实暴戾失常。”

    刀疤忍不住说了一句,拿来软枕给云琅靠着:“少将军已尽力了,对得起端王当年嘱托。”

    云琅打开只木箱,取出份奏折翻了几页,闻言笑笑,随手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刀疤看他神色,迟疑皱眉:“属下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“倒是和端王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云琅很想得开,摆了摆手:“端王妃当年自殁,其实还给我留了封遗信,嘱托我千万规劝、匡正小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刀疤心情复杂,看着既年纪轻轻、当爹又当娘的少将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拿过茶盏,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旧伤作祟,一到风雪天,胸肺间便憋闷得厉害。

    云琅靠着软枕,又闷咳了几声,咽下喉间翻覆血气。

    云琅闭上眼,靠在床头歇了歇。

    端王妃……

    当初在端王府的时候,王妃总是向着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明明是端庄柔雅的王府主母,也会在云琅闯了祸、被禁军追着搜查的时候,拿帕子尽力掩着嘴角笑意,悄悄招手示意房顶上的云琅,替他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萧朔替将门蒙羞,不敢杀兔子,一剑下去扎了端王叔的脚,回来也没挨骂。

    端王叔单腿蹦着暴跳如雷,要动手揍儿子,被王妃叫人架出去,点着脑袋训了一句活该。

    又吩咐府上丫鬟,给世子买了一窝雪白的小兔子,教着他们两个念,茕茕白兔东走西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云琅被劝熟练了,不等刀疤开口,自觉宽慰自己,“往事已矣。”

    “落雪了。”刀疤扶着他,低声劝,“少将军,躺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躺下了又要咳。”云琅嫌烦,摆摆手,“我的山家清供檀香雪水蜂蜜绿萼梅花汤饼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刀疤艰难听懂了个汤饼,拎出两个食盒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云琅都打开看了看,挑了份看起来量大些的,重新盖上:“给小王爷送到书房。”

    刀疤愕然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云琅又去拿剩下几样点心,一样样挑,“等他去了书房,你还送得进去?”

    云琅给萧朔投食惯了,经验很丰富,提前教导手下:“他窗户前有个坑,多大不一定,看他心情。窗棂上可能搭了碗水,进去之前,先推一下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刀疤还记着云琅下药的宏愿,捧着食盒,迟疑道:“少将军不先下些巴豆吗?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人在府外,听了云琅的计划,对这件事兴致格外的高。

    刀疤翻出个纸包,又将剩下那几个一字排开,依次介绍:“这是黄连,这是苦参,这是番泻叶……中丞怕小侯爷不好下手,特意都磨成了粉,磨了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往这东西里面下。”

    云琅看着这群手下,叹了口气:“人家好好的做生意,精心细意煮了份汤饼,把王爷吃拉了肚子,回头怎么说?”

    刀疤愣了愣:“这个……属下不曾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分明是我要折腾他,却因为倒了一次手,罪名就到了店家身上。”

    云琅拨弄了两下烛花,慢慢道:“若是此事闹大,旁人说得多了,会不会觉得那家店实在过分,竟这般不怀好意、折腾食客?”

    刀疤隐约觉得他话里有话,一时又想不透彻,怔怔听着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琅又展开份奏折,随意扫了几行,抛在一旁。

    琰王府的名声差成这样,萧朔自己放纵传言、甚至说不定还不怕事大火上浇油,只是一层。

    真正的根源,并不在琰王府上。

    这些弹劾,有多少是萧朔真做过的事,又有多少是借琰王府的势侵吞利益、排除打压异己。

    到头来一转手,推到琰王头上,择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云琅靠在榻前,阖目凝神,细细思虑了一遍朝中局势。

    刀疤不敢打搅他,打着手势,示意几个兄弟悄悄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云琅沉吟着,指腹轻轻捻了捻。

    刀疤倒了盏茶,蹑手蹑脚过去,放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云琅喝尽了一盏茶,睁开眼睛,长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想好了?”刀疤满心仰慕,“如何行事?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:“一头雾水。”

    刀疤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少将军越想越心累,扔了茶盏,仰头倒在榻上:“我又不清楚朝里都有什么官!”

    没出端王府的事前,云琅在宫里是金尊玉贵的小侯爷,皇上皇后的掌上明珠,在军中是百战百胜的少年将军,戎狄无不闻风丧胆。用不着懂这些,在京中不单能横着走,上房顶也行。

    出事后,云琅无暇自顾,更没机会再琢磨体会。

    “想不出来。”云琅叹了口气,“我要是能想出办法,这次也犯不上回京……”

    刀疤心头一紧,用力扯住他。

    云琅愣了下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这次回京,真是回来送死?!”刀疤哑声,“将士们说了多少次!朔方军死守北疆,只要少将军活着——”

    他这时候竟反应这么快,云琅没有准备,皱了皱眉,撑着坐起来:“好了,嚷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!”刀疤不听他的,“当初端王殁后,少将军从京城回北疆的那一年,就不要命一般,每仗都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时候还当少将军是急着收复燕云!”

    刀疤再忍不住,怆声低吼:“活着不好吗?少将军谁也不欠,犯不着把命赔出去!这次若不是中丞大人同我们说了,我们还不信——”

    “刀疤。”云琅打断他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好!”刀疤红着眼睛瞪他,“少将军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犯愁:“少将军胸口好疼。”

    刀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招少将军用了少说百十次,刀疤张了张嘴,涨红着脸胸口起伏,闷着头把话尽数咽回去,跪在榻前。

    云琅揉了揉额头,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还当这群夯货出门撞了脑袋,忽然开了窍……原来是御史中丞话太多。

    云琅闭上眼睛,磨了磨牙,准备找机会给御史中丞先下点巴豆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不知该怎么解释,又拉不起跪在地上的亲兵,静了片刻才道:“确实是急着收复燕云。”

    燕云陷落,端王回京之前,只收复了五座城池。

    剩下的疆土驻兵再多,只是死守,不彻底收复,永远成不了铁板一块。

    本朝重文抑武,京城的禁军安宁日子过久了,根本打不了仗。朔方军连年苦战,拼杀得千疮百孔,更何况京中有人自毁长城。

    本朝军制原本就不利于征战,新皇登基,枢密院侵夺了兵部军权,连从一品的枢密使都是文人充任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仗要怎么打,一律按京中枢密院送来的阵图行事,不准有丝毫更改。

    连年排挤,政令不一,募兵混乱,禁军经商。

    民间有谚语:做人莫做军,做铁莫做针。

    端王临终前,纵观满朝文武,能打仗的居然只剩了云少将军一个。

    “燕云十三城,端王打下来五座。这些年陆陆续续,又夺下七座。”

    云琅道:“朔州城,雁门关。”

    雁门关拿下来,长城为界。

    朔方军驻关镇边,无论京中如何折腾,还能阻戎狄三十年。

    朔方将士日日拼杀,这些刀疤都听得懂,哽咽不能言,扑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云琅笑笑,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打下朔州前,我不会有事。”云琅俯身,拍拍他肩膀,“等该做的事做完了,你们总该叫我歇歇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……早就能休息的。

    故人所托,不能辜负,昔日恩情,不敢背弃。

    这次那位深宫里的九五之尊,不惜自毁长城,用朔方军逼他回来送命,云琅也以为自己能就此索性歇下。

    阴差阳错,又要多熬些时日。

    刀疤听得遍体生寒,看着云琅眼底释然向往,张了张嘴,半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。”云琅摆摆手,把食盒推过去,“你去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蓦地停住话头,同刀疤对视一眼,神色微变,一齐朝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暮雪皑皑,风灯昏沉,几道人影身法奇诡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是刺客,少将军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刀疤反应极快,一把推开窗户,纵身跃出:“结阵!后列翼护,前列御敌——”

    雪夜风寒,凛冽寒风瞬间迎面灌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云琅呛了两口,咳得几乎站不住,不想叫这些人替自己担心,勉强扶住窗沿:“上面三个,有机关弩!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云琅拧身让过,一排弩|箭已死死钉在了他刚站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方有备而来,远比上次刺杀凌厉凶悍。亲兵被他提醒,堪堪避过箭雨,依然有几个被擦出了血痕。

    刀疤急声道:“少将军快回去,避到屋角!”

    云琅弯着腰,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他攒的内力都在刚才那一下耗尽了,眼下要躲,也已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箭雨泛着冷铁乌光,转眼已再度换了方位。云琅半跪在地上,不及抹去唇角血痕,忽然被扯住手臂,狠狠拽回了墙角。

    云琅跌得重,眼前黑了黑,刚缓过口气,就被身上的人砸没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琅躺在地上,隐约觉得自己看见了走马灯。

    法场之上,他坚称怀了萧朔的孩子。第一次来琰王府,椅子都没坐热,就遇见了刺客那天。

    云小侯爷三分本能、七分成心,带着十来斤的熟铁镣铐给萧朔来了个结实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万万想不到,这种事竟然也能还回来。

    云琅闭着眼睛,还在回想自己的短短二十余年,肩膀忽然被人用力攥住:“云琅!”

    云琅睁眼,气若游丝:“君子报仇,十来天不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萧朔眼底仍一片凛冽,胸口起伏半晌,沉声,“你从哪招惹来这么多麻烦?”

    云琅躺在地上,咳嗽着侧过头,看了看萧小王爷招来整整两个半箱子的麻烦,觉得这话怎么都该自己先问。

    外面拼杀声愈烈,玄铁卫也已赶来,箭雨终于渐疏。

    冷风仍打着旋往里灌,萧朔看了一眼云琅,起身要去关窗,被云琅拽住:“再等等,还有第二拨。”

    萧朔蹙紧眉,低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信我。”云琅被追杀多了,经验丰富,闭着眼睛顺裤腿往上摸了摸,“怎么全是湿的?”

    云琅想了想,忽然明白了,欲言又止,看着萧朔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萧小王爷当年不敢杀兔子,但他也不曾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被逼到绝处的几次,云琅甚至还想过,萧朔毕竟也算是将门虎子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给萧朔留封遗书,托萧小王爷领兵收复朔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琅看着裤子湿了的将门虎子,神色复杂:“倒也不用这么害怕,这里是死角,箭射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朔敛眸,字字冰寒:“云琅。”

    云琅占了个便宜,挺高兴,撑着胳膊挪了挪,自己靠着墙坐起来。

    箭雨的死角就这么大点,云琅扯着萧朔浸了雪水的裤腿,把他往回拽了拽:“王爷在哪赏雪,站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萧朔漠然一阵,解下披风,劈头扔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云琅正好冷,也不客气,抱着披风扯了扯,把自己严严实实裹好:“看雪的成色,很像我这个院子屋后墙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朔深吸口气,压了压腾起的无声杀机:“云琅。”

    “近来确实不警醒了。”云琅叹息,“被人听了墙角,竟然也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云琅作势按了按小腹:“什么时候来的?其实该进来坐坐,孩子们也该见见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听不下去他满嘴胡扯,打断:“在你说‘少将军胸口好疼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云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低头看他:“我也不曾想到,云少将军这般铁骨铮铮。”

    云琅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来的还真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咳了一声,把对萧朔大爷的问候咽回去:“真很是时候。是担心我拆墙角吗?放心,这处院子我打算从门拆起,毕竟窗户已经拆得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淡声:“云琅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呢。”云琅高高兴兴应了一声,“有时间能再送来把椅子吗?现在这把只剩两个腿了,不是很稳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再多的话。”

    萧朔道:“我也听得出,你气息乱得续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云琅微怔,靠着墙抬头。

    萧朔垂眸,看着云琅已近惨白的唇色,眼底戾意无声暗涌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……不去恨云琅。

    恨他只身远走,恨他单骑独行。

    恨他苦撑朔方军,恨他什么都往身上背,

    恨他眼底分明早无生志,还要操心不够,管这管那。

    恨他混不吝装成个没心没肺模样,一看不住,就要把命交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恨他已经走到这个地步,还一句不肯解释,一声不肯辩解。

    “云琅。”

    萧朔扳住云琅颓软肩背,运起内力,抵在他背上:“你当初劝我,让我不要翻案。”

    萧朔:“是为了燕云吗?”

    云琅气息散乱,趴在他臂间闷着头咳嗽,听见这一句,呼吸悄然滞了滞。

    “倘若执意追查,丢车保帅,镇远侯府会第一个被推出来。”

    萧朔替他疏通经脉,淡声道:“一个端王爵位,保得住你的命,保不住你的云麾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你,朔方军再无支撑。”

    萧朔:“朝中无人主战,意图让出燕云,与戎狄求和,年年岁贡。”

    “戎狄狼子野心,中原地产丰富财货富饶,长此以往,必图南下。”萧朔道,“迟早有一日,祸及破国。”

    云琅静了一阵,笑了笑,低下头。

    萧朔语气格外冰冷:“你以为,当年纵然和我说了这些……我也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我纵然知道了这些,也抵不过家恨血仇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不想同云琅吵,终归压不下胸口激烈恨意,一字一顿:“即使知道了,我也一定会不顾大局、不管国本,非要犯浑胡闹死查到底——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。”云琅扯扯嘴角,“我只是……说不出。”

    萧朔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出。”云琅抬头,朝他笑笑,“萧朔,我爹害死了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。”萧朔沉声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但凡我那时候再仔细些,不那般任性,只住在你府上,多回几次侯府。”云琅轻咳两声,“那些勾结行径,未尝不能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云琅看着他:“我的家人让你没了家人,我什么都没能护得住,什么都没能变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最后……我来告诉你,为了大局,为了我,你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云琅:“我要怎么说?”

    萧朔胸口起伏,视线落在云琅身上。

    隔了良久,他放开云琅,阖上眼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……眼界便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萧朔:“我本该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该看出来。”萧朔缓缓道,“却只知眼前血仇,不知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云琅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当初也没想那么远。”

    萧朔蹙眉,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实在没了力气,挪了挪,靠在萧朔臂间:“我闯进天牢,终归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那两年先是我跟着王叔打仗。”

    云琅轻声道:“后来王叔回京,执掌禁军,就变成了我一个人打仗。”

    云少将军那时才十七岁,凭着天赋屡战屡捷战功赫赫,看不到其下暗藏的累累危机。

    彼时京中,唯有端王力主血战戎狄,端王身死,主战一派再无扛鼎。

    云琅:“我与端王之交,原本该义无反顾,刎颈同死。”

    萧朔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少将军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“刎颈之交”用错了辈分,咳了两声:“可王叔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叔说,一来,他死后,家小必被牵连,要我照顾。”

    云琅:“二来,朝中能领兵征战的,只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准。”

    云琅闭了闭眼睛:“彻底收复燕云前,不准我生退意,不准我心灰意冷,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:“不准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云琅苦笑,“好累。”

    萧朔眸底倏而轻颤,死死盯住他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云琅轻叹口气,“我想起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朔一言难尽,回头看了看窗外血肉横飞的刀光剑影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云琅也觉得不太合适,不很好意思,低咳两声,“我也不想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愈轻,萧朔皱了皱眉,低头要问,目光蓦地一凝。

    云琅原本靠在他臂间,这会儿不再废话了,也不再怎么咳,静得连原本杂乱急促的气息都听不清。

    身子慢慢滑下来,肩头抵着他胸口,额头落在颈间。

    萧朔半跪在地上,伸手堪堪拦住云琅。

    四周愈寂。

    像是又回了当初在大殿前,他跪下来,被先帝亲手加冠赐爵的时候。

    举目繁花锦簇,眼前无上尊荣

    不见故人,不见归途。

    萧朔抬手,碰了碰云琅眼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琅觉得应当提醒他,“小王爷,我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萧朔狠悸了下,一把抄起云琅,抢到榻前:“要用什么药?”

    他从后门进来,扫见过桌上那几个像是装了药材的纸包,摸了几次,打开一个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琅张了张嘴:“咳。”

    萧朔凛声:“说话!”

    云琅没见过萧小王爷这般几能噬人的架势,没办法,实话实说:“巴豆。”

    萧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闭了闭眼睛,死死压住火气,一手稳稳架着云琅,去拿另一包。

    云琅愧疚:“黄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朔咬牙切齿:“云、琅——”

    云琅眼睁睁看着他去拿第三个,闭上眼睛,不忍心再看:“番泻叶……”

    萧朔抬手,牢牢封住了他这张嘴。

    云少将军无力回天,眼睁睁看着他打翻了自己那份山家清供檀香雪水蜂蜜绿萼梅花汤饼,有些难过:“呜。”

    萧朔不管他呜,把人抱起来,扯起斗篷裹严实,自后门一头闯进了茫茫风雪。

    《殿下让我还他清白》

    s:

    ,  www.7biquge.net 7笔趣阁 阿甘小说网m.agxs.org,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 [记住我们: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.org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