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1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繁星的功德簿 > 章节目录 第一世:这对夫妻命很硬145(第一世完结篇 上)

第一世:这对夫妻命很硬145(第一世完结篇 上)

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w.net 一秒记住:15小说网 m.15xsw.com    天嘉四年,十二月初十,边疆捷报。

    大辰大胜,一年的征战至此结束。

    捷报传来,举国欢腾,正好遇上将近年关的第一场大雪。

    瑞雪纷飞兆丰年,红梅点点,飘香百里。

    摄政王府里养着的梅花开得正盛,扑鼻而来便是梅花的香甜,却盖不住无涯轩里的药味。

    一月之前,安定侯府惊变,繁星被上官明瑜捅了两刀,昏迷不醒,这一昏迷就是竟一个月,王府上下悲戚一片,又如九月重阳之时,太医整日整日的来,昼日熬药,但是银针汤药也弄不醒昏睡的王妃。

    她就像个睡美人,仿佛至此能昏睡上百年。

    红樱端着汤药,看着紧闭的门扉,忍不住落泪,泪珠子滴落在手中的汤药里,她空出一只手,拍拍脸,抹了眼泪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喝药了,您看外头的梅花开得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一个月每回进屋都会这么说,可床上的人未曾应过一回。

    这次应该也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梅花开了……?”

    沙哑的嗓音突然从床榻上响起,惊得红樱摔落了手中的药碗。

    “姑……姑娘……?”她顾不得脚下的碎片和药渣,奔进屏风后头……

    昏睡了一个月的繁星,睁开了眼,正侧头微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把什么东西摔碎了……”

    红樱捂嘴呜咽,什么也说不出来,跪到地上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屋外的奔进了许多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

    “王妃,醒了,王妃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,她醒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醒了也不见得能好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白雪红梅,就算花瓣落了地,也是美的,走在落了梅的雪地上,繁星的精神看上去好了很多,只是还是很虚弱,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,回屋里吧,怪冷的,您的伤还没好全呢。”蜜桔在身边焦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看一会儿花,能有什么事情,你看,我不是好了很多了吗,王爷就快回来了,对吧?”

    她说过的要等他回来的,不能他回来了,她却病怏怏的,她要用最好的样子,最美的面容迎接他回来。

    蜜桔点头,捷报是昨日她醒后,上官玄策特地送来的,并将她昏睡的一个月里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陆安然毒杀亲祖母,罪证确凿,下了刑狱,依照大辰的律法,会在来年年后问斩。

    安定侯府原本是要被满门诛连的,但是陆仲轩用自己的命救了她,将功抵过,只问斩陆安然一个,她的夫家也写下了休书,与她一刀两断,再无牵扯。

    上官明瑜却是个烈性子,最后自尽身亡,平国公府因此获罪,降爵,成了侯府,二房一门被逐出族谱,成了平民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上官玄策法外开恩了,可饶是如此,国公府的老太太还不依不饶的,求他放过自己的亲弟弟,不能就这么让二房一家从此绝了路。

    上官玄策痛心疾首之余,哭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“难道明琅不是你的孙女吗,你的一个孙女差点杀了她,你叫我这个做父亲的如何能放过她,若非二弟夫妻纵容,又怎会养出这么一个祸害,母亲,你当真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吗,你心中念着她,她可有念着国公府,明琅也是你的孙女,你的骨血,你可曾有想过她,又可曾有半分怜惜过她。若母亲执迷不悟,那么儿子只有请出各位宗室叔伯于祠堂,面对列祖列宗,与国公府断绝关系,从此上官玄策再不是平国公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听完,哭了,嚎啕大哭,至此再不敢提宽恕二字。

    上官明珍属于知情人,但知情不报,同样罪不可恕,但念及是受了陆安然以及齐清的威胁,罪不及死,勒令削发为尼,从此常伴古佛青灯。

    上官明珠……这个可怜的庶女早在一年多前就被杀害了,尸体就埋在所居院落的一棵树下。

    上官明瑜之所以能扮演她的身份一年之久,这其中不得不说平国公府除了上官玄策一家,其他人参与了二房是为了女儿,三房呢,为了齐清的一句承诺——摄政王妃若是死了,上官明珍就能嫁给摄政王为妃了。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愚不可及的一家人,当真就信了,完全忘记了南阳真人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这世上,真正邪恶的人便是这最愚蠢的人。

    只因为身为摄政王王妃的繁星,从未给过他们一点好处,他们的心思就都歪了。

    他们更是没想过,上官明瑜要是杀了她,难道就真的不会被查证,天网恢恢,杀了一个当朝王爷的妃子,真就能泥牛入海,没有半点波澜了。

    繁星听后,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恶人自有恶人磨!

    不是她,也不是上官玄策,是齐清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手策划的,却不用她血染双手,东窗事发之后,她可是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自己完全不知晓这件事,哪怕最后查实了是由她身边的一个太监与上官明瑜私下通信,她也大可以用不知道来脱罪,这小太监在刺杀繁星的当晚就服毒自尽了,一切的一切都推给了上官明瑜这个已死之人。

    她乃当朝太后,就算真犯了法,臣子也没法将她直接定罪,除非是皇上,但是皇上还未亲政,能办她的便只有一人,那就是齐湛。

    于是她只是被暂时软禁于坤华宫,照样锦衣玉食,过得好好的,除了不能出宫,日子一样尊贵,一样奴仆成群。

    好一个尊贵荣华的太后。

    万幸的事,远在别院休养的齐老王爷和齐王妃都不知道此事,两人都已年迈,又已远离庙堂,知晓了岂不是要痛彻心扉,所以上官玄策自己拿了主意不予告知。

    繁星觉得这样做没有错,若是齐湛在,也肯定不想两个老人家为这件事伤神伤心。

    只是不明白,齐清为何恨她如此。

    “姑娘,赛阁老求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繁星正折了一支梅花,想要带回房中插在花瓶里,听到赛阁老来了,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阁老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太后要见您?吵闹得要自尽,赛阁老实在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繁星定了定神,看来是有人知道她醒了,不会死了,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去回了赛阁老,我去!”

    为何不去!

    谜团总不能一直藏着掖着,总要有个水落石出的时候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坤华宫。

    繁星坐着软轿慢悠悠地抵达了宫门前,坤华宫外有侍卫看守,是谁都不准进的,但见是她来了,连忙放行,她下了轿,走得有些慢。

    红樱和青柠扶着她,担心地看着她脸色越来越白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还是不去了吧,您这样对伤口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来都来了,再回去,岂不是让人以为我不敢见她……走吧,慢些,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上了宫阶,进了殿门,殿中冷清,虽有宫女太监伺候,但都不是齐清的心腹,就连吴嬷嬷也被关在了其他地方,不得接近齐清。

    这旨意是小皇帝赵渊下的,这对母子从来不亲,治不了她,难道还治不了她身边的心腹了。

    齐清坐在上座,见她来了,上下打量她,见她还能走,狠狠揪紧了手里的帕子。

    繁星见了她也不磕头,不尊称,只待红樱取了椅子,与她遥遥相对的坐下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时候,还要她叩拜,她哪来的脸面和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连宫中的礼节都不顾了,见了哀家也不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有伤在身,太后应当能谅解的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繁星自称是本王妃,而非臣妇,让齐清拧了拧眉宇,“放肆!!谁准你如此称呼自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……闲话少说,本王妃伤还痊愈,虚着呢,您有话就说,就别拿太后这个身份来压本王妃了,太后急迫地寻本王妃来,无非就是想看看本王妃是不是真的没事了,如今你看到了,除了虚弱些,万事无忧,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如何?本王妃的日子好着呢,应该是比太后您以后要好上许多的,有孝顺的女儿,有爱重我的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官明琅,你不要猖狂!”

    “猖狂的到底是谁!?”繁星冷眸喝道,“本王妃还想问太后呢,好歹也是您的大嫂,兄长的妻子,何须如此害本王妃,本王妃到底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!!太后,捷报已传来,您的哥哥,齐湛就要回来了,您有没有想过,他知晓您要杀他的爱妻,会如何治罪于您,嗯?”

    齐清显然听不得爱妻两字,大声呼喝道:“谁是他的爱妻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你嫁给齐湛就是得罪哀家了!!你就该死!!他是哀家的,他本来就是属于哀家的!!”

    一语落下,殿中的宫女太监都白了脸,面面相觑,这可是皇室丑闻了啊。

    繁星抬手给了红樱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红樱点点头,让宫女和太监都下去,只吩咐四个王府的暗卫进来,立在繁星身边保护。

    宫门被关上,外头的人不会再听到里头任何动静后,繁星叹气道:“你果然是爱上自己的亲哥哥了!”

    对于灵魂是活在二十一世纪这个耽美或是禁忌恋能拍成电视电影,接受度颇高年代的繁星,对于德国骨科,并不会惊恐如见着了魔物那般。

    爱情嘛!

    就是爱上了,爱的是这个人,不是他的性别,或是什么关系,就是纯粹的爱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一点不吃惊……”齐清脸上有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吃惊什么,太后爱上自己的哥哥,难不成本王妃还能阻止太后去爱吗,只是你们是亲兄妹……无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至少这个年代肯定如是,妹妹爱上哥哥,是大逆不道,有违人伦,被人知道,亲人不会饶恕其,估计直接回绑了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谁说我们是亲兄妹了……”

    繁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哀家不是她的亲妹妹,与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……”她长得那么像齐王妃,怎么可能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哀家长得像齐王妃吗?是啊,若非这张肖似母妃的脸,哀家如何能成为齐王府的郡主……怎么他没告诉你吗,呵呵,可见他也不是什么话都对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许是知晓齐湛没将她的身世告诉繁星,她有底气了,说话的语调都快活了。

    “母妃生下哥哥后,身子就不好了,又在边疆吃过苦,再难怀上孩子,不过她十分想要给父王生下子嗣,原因哀家想你应该知道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应该是齐湛并非齐老王爷的骨血。

    繁星点点头,若是这个她都不知道,齐清恐怕会高兴得飞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就该明白母妃是多想为父王生下一男半女的,为此,她用尽了方法,只要是能生孩子的秘法,她都来者不拒,可即便如此,她也没能为父王生下孩子,其实也有过,只是胎儿不足三月就滑胎了,身子便越来越差,直到数名大夫都说了她再难有孕,她才放弃,父王深爱母妃,不忍见她为这件事神伤,便与她商量,从齐家旁支的子嗣里选一个过继,那时哀家不过两岁,父母因遇上土匪,双双罹难,哀家就成了个孤儿,母妃原是想要个男孩子的,只是父王见了哀家便挪不开眼了,就是这样脸……”

    任谁见了她这张脸,都会觉得她实在长得太像齐王妃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哀家与母妃有缘,第一眼见了她便喜欢上了,于是哀家就成了齐王府的小郡主,为了不让人知晓哀家并非亲生的,母妃特地离开京都城,在齐家旁支那里过了几年,才与哀家一同回了京都城,哀家四岁那年……第一次见到哥哥……他蹲下揉了揉哀家的头,告诉哀家,以后这里就是哀家的家了,以后谁也不敢欺负哀家……哀家会是王府里唯一的小郡主,他也会护着哀家一生一世……”

    齐清的眼眸里满是追忆,朦朦胧胧的,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,脸容都柔和了。

    繁星可以想象,年少的齐湛知道她的存在是齐王妃的一个寄托,一个愿望,孝顺的他自然会处处爱护,将她当成亲妹妹一般的宠爱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知道,哥哥有多喜欢哀家的就算在军营一月都回不得家一次,他都会念着哀家喜欢吃的东西,喜欢玩的东西,哀家是他心头最重要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繁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坠入爱情深渊里的女人,哪分的清什么是亲情,什么是爱情。

    妹妹就是妹妹。

    若非不是妹妹,她笃定齐湛连理都不会理她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太后就别缅怀过去了,过去的便是浮云,太后莫不是忘了,自己后来成了先皇的妃嫔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?”齐清变了脸色,那脸色又恨又疯狂,“这是意外,是意外!!”

    意外!?

    繁星听不懂了,什么叫意外,元玺帝要娶她,齐王府除非叛变,否则断不可能拒绝,这是天子的命令,从来不可能是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哀家不是故意的……真的不是故意的,哀家只是……只是想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,所以……所以才……”她突然歇斯底里了,捂着脸疯魔似了低喃着,“他怎么就不明白呢,怎么就能与他人定亲呢,明明是喜欢我的,他是喜欢我的,要不是我是妹妹,要不是这层关系,他怎么会却步,我只是要他明白自己的心意,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疯言疯语,繁星察觉到她和元玺帝的事儿,恐怕不是君王难忘旧爱,将旧爱的女儿当成了替身或是为了压制齐王府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“你设计了元玺帝,想让齐湛吃醋?”

    齐清听闻,抬眼便狠瞪了过来,眼神如刀,“是有如何!?”

    繁星睁圆了一双眼,好想骂一句:我操!

    但是她没骂出来,换了一句话表达:“你……脑子是不是有病!”

    拿天子开涮,激齐湛吃醋,她是有多大的脸啊。

    “你才有病!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和脑子有病的人,还真是不能说你脑子有病这句话,因为对方百分之百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哀家没做错!!”

    “是,你没错,没错你还不是成了嫔妃,还生下了阿渊!”

    “是先帝他无耻!!”齐清猛的站了起来,神色充满了恨意,不仅如此,她还将手边能砸的东西,都砸在了地上,砸得自己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哀家根本就没想过要委身于他,只不过开个玩笑,只是利用了相似母妃的脸……哀家有防范的,安排了人的,只要哥哥进了宫,必会来救哀家的。”

    繁星真想破口大骂,脑残啊!

    元玺帝是天子,齐王妃算得上是他心里的白月光,因为得不到,心里肯定有执着,你顶着齐王妃的脸去勾引他,他当然会就范。

    这跟脱了衣服躺在一个吃了春药的男人身边,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哥哥没进宫,他怎么就没能进宫呢,往常,往常……那个时候,他一定会进宫的啊!”

    繁星听到这些,忍不住对着天花板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“是先帝强迫了哀家!!“她歇斯底里地大叫。

    事情原委到此就很清楚了,总结就是五个字,他妈的脑残!!

    她都听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行了,别大吼大叫的了,你的惨,你的悲,与本王妃毫无关系,你要恨那也是恨先帝,恨本王妃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娶了你,他怎么可以娶你,还是他自己要求的,哀家不许,哀家不许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还事事以你为先,他以前不是这样的,以前他都是以我为先的,哪怕是前几个定了亲的女人,他都从未上心过,一定是你……一定是用什么妖法改变了他!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本王妃……呸,我他妈真的是忍你很久了,他爱我,我也爱他,他宠我有什么不对,宠老婆有错啊,你脑子是不是出娘胎没长好啊,到了这把岁数越活越脑残了,我看你的脑门是被门夹过了啊,进水了,他对你只有兄妹之情,从无男女之情,是个人都看的出来,是你自己执迷不悟……说到底,就是你一厢情愿。凭什么你的一厢情愿,爱而不得,要算在我头上。你再敢疯一句,你相不相信我打爆你的头!”

    她还真想冲上去给她两巴掌,奈何腹部的伤口又疼了,明明出王府的时候,包扎之处还是干爽的,怎么现在湿哒哒的,她下意识抚去,摸到一股湿热。

    她轻哼了一声,拢紧身上的斗篷遮掩住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说这等粗鲁之词,简直堪比村妇,你根本配不上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配不配得上……他说了算,不是你……咳咳……”好疼!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红樱察觉到她了异状。

    繁星抬了抬手,“无碍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上官明琅,你是不是伤还没好,我看你的脸色很白啊……你是不是要死了……你该死……你就该被挫骨扬灰五马分尸……捅你一刀,那都是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齐清看出了她的脸色不对,她就知道上官明瑜那女人肯定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,哥哥就会回到我身边了,你看阿渊,他自己不做皇上,却让哀家的儿子做了皇上,你说为了什么,便是为了哀家能坐上太后之位,再也无人敢欺。他虽然没有说,但是哀家知道,他很喜欢阿渊,因为阿渊是哀家生的孩子,只要是哀家生的孩子,他都会喜欢,阿渊就等同于他的孩子一样。对,就是这样,可你连个儿子都生不出。你知道吗,哀家在温泉行宫,只说了有人要害阿渊,他便来救了,他心里是有哀家的……不过不知道真有人来暗杀阿渊了。”

    废话,就她这么一折腾,出动了齐湛,赵旭没有心思也有了心思了。

    蠢货!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她分明就是疯得都分不清现实了。

    繁星道:“你大概还不知道吧,正因为你让齐湛去救你的孩子,他才会遇到本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!”

    “本王可没有胡说,等他回来,你不如问问……问他是如何与本王妃相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哀家,你……赶紧给哀家去死!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死了,我都不会死!你眼下不过是一只被囚禁的鸟,你猜齐湛回来了。本王妃告诉她是你要杀我,他会怎么对你……”繁星恶意满满地用手比了个划喉咙的动作,“他会亲手杀了你,怎么样,太后,死在你心爱的哥哥手里,是不是很爽啊!对了……你说的很对,我有妖法,所以他不会不相信你,本王妃还会做法,让他恨透了你,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,我更会让她将你从齐家的族谱上除名,你以后就是孤魂野鬼,连个祭拜你,烧纸钱的人没有,这样你满不满意啊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官明琅,你不得好死!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会死得比我惨,惨百倍!太后又怎么样,只要我是他的女人,他就会护我……呵呵呵,不是一生一世哦,是永生永世,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他的垂爱和怜惜。红樱,我们走……“

    这个疯女人,她是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许走!!”齐清扑了过来,张牙舞抓地冲着她的伤口而来。

    暗卫立刻挡在了繁星跟前,将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敢忤逆哀家,哀家是太后,哀家能灭你们的九族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,省省吧,他们只听本王妃的,是摄政王齐湛的王妃……我的命令……“她起了身,腿却是突然一软,她生生撑住了,扶着红樱的手腕,“我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官明琅,你回来,哀家命令你回来,你不得好死,你会不得好死的!”

    任她凄厉嘶吼,繁星也没回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上官明琅,你要死了,我知道你要死了,你流血了,你流了好多血……“

    红樱听闻,惊得回头,宫门前全是血,那是姑娘的血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她看向繁星一直捂着腹部的手,那手已经被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繁星颤声道:“别出声,回去再……再说……回去……“

    “姑娘!!”

    繁星的话没能说完,腿一软,直接往前摔去,前头两步就是宫阶,红樱没能及时扶住她,让她直接滚了下去,那可是十几阶的宫阶。

    待到停止,她的头上被磕出了一片血,整个人已昏迷不醒,敞开的斗篷下鲜血涌出,将身下的一片积雪染成了猩红,慢慢扩大,她整个人就像是倒在了血泊里。

    红樱和青柠哭叫着跑下来抱起她,

    “快,太医,太医……快去寻梁太医!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繁星知道,她没有时间了……

    身体正在拼命的将她的魂魄挤出去……还不能,她还没有等到齐湛回来。

    齐湛,一定在回来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她只要再坚持几天,再坚持下去的话,就能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不能让他伤心,她做了新衣裳,换了新的胭脂,就是为了等他回来,穿上新衣裳,唇上染上胭脂,让他好好看她的。

    还不能……

    百里繁星……你还不能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上官玄策的怒吼,然后是红樱和青柠的哭声,钟嬷嬷哭着打骂着两人。

    好吵啊!

    好疼啊!

    她想叫他们停下,可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太傅,血止不住,王妃娘娘恐怕……”梁太医的话,让上官玄策踉跄地倒退了一步,差点昏过去,但他还是猛的抓住了梁太医的手腕,“梁老,救救她,救救她,她才二十岁,她才二十岁啊……她还有很长的岁月要走!!”

    “太傅,臣真的尽力了,实在是娘娘的伤经过这一个月,竟然丝毫都没有愈合……臣真的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那伤口已经治愈不好了,王妃已经油尽灯枯了!

    “不!不会的!”

    “太傅,您冷静点,还是赶快将小郡主接进宫里来,让她见王妃娘娘最后一面吧……”以他的估算,王妃娘娘恐怕熬不过今夜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面……

    繁星听到了这四个字,只有苍凉的一笑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没有时间了!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她用足了力气喊道。

    “明琅……”上官玄策听到了,跪在床边握紧她的手,抚着她冰冷的额头,挤出笑容道:“明琅,没事的,梁太医医术高明,说了你没事的,只是要好好养,还有无咎就快回来了,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,你坚持住,马上就能见到他了……明年等过年身子养好了,咱们一家元宵节去看花灯,一家子都去。明琅,你要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父亲……女儿会好好的,不会死的,但是我想回王府,我不想在这里……“

    她要回家,回家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父亲,带我回去……皇宫太脏了……我不喜欢。我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带你回去,带你回去……你撑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看着眼前的一切,慢慢变成了黑白,黑白之后,便是什么也看不到了。  www.7biquge.com 7笔趣阁[记住我们:11中文网手机站:m.11zww.net]